你的位置:千墨艺术网 >> 艺坛采风 >> 影视·图书 >>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

与其夸夸其谈,不如静心聆听!你能做到吗?

时间:2019年7月30日 17:05
“问”到结果,不如“听”出答案。
日本谈话女王的聆听之道。

书名:《与其夸夸其谈,不如静心聆听》
作者:【日】阿川佐和子
译者:刘子璨
出版:四川文艺出版社  2019年8月
出品:酷威文化
书号:978-7-5411-5462-1
定价:39.80元
【新书亮点】

★日本“谈话女王”一生的战绩总结。会听比会说更重要!
        该书作者阿川佐和子曾是新闻解说员、日本深入人心的谈话节目主持人,20余年间,共与超过1000位知名人士对谈,练就丰富的“谈话”经验,仅凭“聆听之道”,就能引导谈话对象滔滔不绝,甚至说出隐藏至深的真心话。
渡边淳一、北野武、远藤周作、摩根·弗里曼……作者在书中总结了最初访谈的失败与尴尬,以及从中领悟到“聆听”的力量,进而完成了从“说”到“听”的蜕变过程。因全新的沟通技巧和境界,最终被媒体誉为“日本谈话女王”。

★35个“聆听之道”,让对方主动说。
        如果你希望成为一个善于谈话的人,那就先做一个愿意聆听的人。只要你静心聆听世界,世界也会主动聆听你。
        该书分为“听”“观”“说”三部分。阿川佐和子将自身经历转化为有趣的文字,用数千个采访实例论证了“滔滔不绝地说,不如感同身受地听”这一不二法门。在此基础上,从听对方说、表示同感、找到疑问点、适当发问这四步开始,带你逐个研习、领会35条超实用的对话法则,“听”懂谈话对象的内心需求,打开对方的心防,享受真正长效、有效的谈话过程。

★销量突破170万册的“谈话按钮”,北野武等人力荐。
        本书自2012年在日本上市以来,截至目前销量已突破百万册,加印60余次,成为社交技巧、自我提升方面的现象级图书。更得到电影大师北野武、NHK电视台主持人大越健介、联广传播集团前主席余湘等人的力荐!作为同行的大越健介评价该书:“就像是一个打开对方话匣子的按钮。”

【内容简介】
        日本知名主持人阿川佐和子,总结多年访谈心得,告诉你如何迅速打开谈话对象的“话匣子”,并让他们说出心里话。
        善于聆听的人会最早感知到他人的内心需求,更善解人意,值得信赖,能迅速成为最受欢迎的倾吐对象。善于聆听的人也会最早发现问题,获得信息,抓住机会,成为最快做出正确反应的那个人。
        很多人总是在孜孜不倦的修炼谈话技巧,却完全忽视了聆听的重要。与表达相比,聆听才应该是身为社会人的最基本技能。如果“听不见”、“听不懂”,又怎么能“说得是”、 “答得对”呢!

【作者简介】
        阿川佐和子:1953年出生于日本东京,毕业于庆应义塾大学文学部西洋史系。曾在《北野武的TV TACKLE》《佐和子之晨》等节目中担任主持人。后出版《那么说,这么吃》《梅子》《订婚之后》等作品,并获得第15届讲谈社散文奖、第15届坪田让治文学奖以及第15届岛清恋爱文学奖。采访过渡边淳一、北野武、远藤周作、摩根·弗里曼等知名人士。

【译者简介】
        刘子璨:先后毕业于北京语言大学、北京外国语大学,常年致力于日语语言文学研究,擅长日语口译,曾获“多语种全国口译大赛”日语同声传译第二名。翻译领域涵盖小说、剧本、历史文化研究等。
【目录】
前言
第一章 何谓善于倾听
第二章 倾听的奥秘
第三章 能让人轻松开口的提问术
后记 在远藤周作先生身上学到的

【精彩阅读】

“随声附和”的神奇功效

        我在采访临床心理学家河合隼雄(日本著名心理学家、临床心理学家、心理咨询师,日本第一位荣格心理分析师)先生的时候,再次认识到“倾听”他人的重要性。
        河合先生曾担任过文化厅厅长,但他的本职工作其实是“心理咨询师”,为许多心灵受创的患者提供了心理咨询。于是我问他:
        “您会对患者提供什么样的建议呢?”
        河合先生回答道:
        “我从来不提建议。”
        咦,不会提建议吗?真是没想到。那,心理咨询师都会做些什么呢?
        “我啊,只是听患者说话而已。一边听,一边‘嗯嗯’‘是吗’‘真不容易啊’‘这样啊’‘然后呢’地附和着,让对方继续说下去。”
        “为什么您从来不提建议呢?”
        这是有原因的。
        曾有一位年轻人向河合先生倾诉烦恼,河合先生听罢,建议道:“你可以这样做试一试……”年轻人认真听取了河合先生的建议并付诸行动。几天后,年轻人再度前来拜访河合先生。
        “我最近过得很好。多亏了您宝贵的建议。”
        “那就太好了。以后再遇到什么问题,欢迎你随时来找我。”河合先生放下心来,送走了年轻人。然而,又过几天,年轻人怒气冲冲地找上门来。
        “我按照你说的去做了,结果惹出了大麻烦。你要怎么补偿我!”
        “如果别人的建议有效的话倒还好,一旦事情进展不顺利,人们往往会认定这都是建议的错,他们会把一切问题都推到建议人身上去,而不去寻找其他原因。
        “这听起来可能会让人觉得是心理咨询师在推卸责任,但事实并非如此。想要根除心病,必须要脚踏实地地寻找其问题的根源。若是依赖他人的建议,人们便会把所有的不顺全部算在建议头上,可能还会认定问题是提出建议的人造成的。因此,我从不提建议,这对治疗没有任何帮助。”河合先生这样对我说。

        我只不过是一个采访者,我的工作并非倾听对方心中的烦恼。不过,在工作的过程中,采访者们时常会对我说:“哎呀,感觉跟阿川女士聊了聊之后,思绪清楚多了。”有时他们还会啧啧称奇:“这件事我本来早就忘了,今天突然又想起来了。”我并没有特意想帮助嘉宾们整理思绪,也没有诸如“您再想想,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情没想起来,嗯?”一类的,想要强迫对方回想的意思。但是,嘉宾们到了最后,总会说出这样一句话:
“我现在才意识到,原来我当初是这样想的啊。”
        听对方说的话,感同身受地去倾听。抛开想要表达意见、帮助对方解决问题的想法,单纯地去“倾听”。在对方倾诉时,我们只需要传达“我正在认真听你说话”的信号,或是放出“我还想多听你讲讲”的信号便足够。如此一来,对方会主动地开口讲述自己隐藏在心中的想法。

        我在本书的开篇就提到:在进行《周刊文春》专栏访谈工作之前,我就以成为城山三郎先生那样的“擅长附和的人”为目标。可虽然目标明确,我偶尔也会感到迷茫,担心附和会在采访中无法引出重要的话题。但是,在《周刊文春》访谈专栏工作的第四年,我遇到了河合隼雄先生后,这一想法有了改变。
        “只要倾听就可以了。这就是打开对方心房的钥匙。”
        听完河合先生这样说后,我心里也有了底气。
        其实,对日本人而言,“附和”在日常的对话中是不可或缺的。
        在应答留言录音电话机刚刚普及时,有许多老人觉得“留言的时候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开口”。的确如此,我一开始也是这样,就算身边有一个人让我在“哔”一声后快点开口留言,我也觉得面对一台沉默不语的机器独自说个不停是十分痛苦的。
        可为什么会这样呢?
        我思考了很久,发现这是因为在录音时对面没有人对我说的话作出回应。如果这世上有一种“附和答录机”,一定会有很多人乐意留言的。
        “啊,喂,您好?”
        “您好,您好。”
        “我是阿川。关于明天打高尔夫的事情……”
        “嗯,嗯。”
        “其实我还有一篇稿子没有写完。”
        “哎呀,哎呀。”
        “真的很不好意思,我明天去不了了……”
        “这样子啊。”
        “可以吗?”
        “嗯,嗯。”
        “真的很抱歉,事到临头了突然这么说。”
        “没有,没有。”
        “下次有机会请您务必再来找我。”
        “好的,好的。”
        如果电话答录机能有这种“附和”功能的话,录留言的时候该是多么轻松啊……话说回来,我想得还是太美了吧。


Bg,~ Q mf ^0

,`t So%S*~O^??0

千墨艺术网K G:E7iE K6Ij
千墨艺术网 X;X&u"W ifi c(D

“随声附和”可没那么简单

        日本人在说话时喜欢有人回应、附和自己,可能和日语的由来有一定的关系。
        上大学时,我在语言学这门课中学了,日语对肯定和否定意思的表达和欧美的语言完全不通。日语的肯定和否定词是在句子的最后才确定下来的。也就是说,如果用英语表达“这道菜的味道不怎么样”,就是“This dish is not good”。英语会在主语之后立刻明确这是肯定句还是否定句。但是在日语中,直到说到“这道菜的味道不……”为止,这句子肯定还是否定的意思依旧不明确。也许你心里觉得“不怎么样”,可正说到“味道不”的时候,看见面前上司的脸色,明显觉得这道菜应该非常美味,于是立刻改口说“不……错嘛”,临时收回了自己的想法。日语的语言结构对于说话人而言十分友好,它使得我们可以一边观察对方的反应,一边调整自己想说的内容。
        也正是因为日语在结构上有着这种特点,才导致当自己与对方的想法不同时,日本人会下意识地通过说话对象或是周遭的状况,来决定自己想要发表的意见。当然,政府也经常会这么说:
        “我们将以各国应对之策为鉴,进行判断。”
        附和也是一样。日本人在说话时,习惯于细致地观察对方的反应。
        例如我们在向某个人说话时,如果对方一直没有任何反应,我们会感到不安,会怀疑自己是否说错了,或是怀疑对方是否在听自己说话。但对方如果能时不时地回应“嗯,嗯”“是吗?”“哼,哼”,我们说起话来也会更有劲头,并能继续说下去。如果对方问我们“然后呢,然后呢?”我们就会更有自信、更加高兴,“原来他这么想听啊”。比如民歌中的吆喝声也有着同样的效果。
        “哈、哟哟!”
        “嗨哟、嗨哟!”
        “哟哟、哟呀!”
        在演唱时如果加入这些吆喝声,歌曲的气势会全然不同。
        我认识的一位编辑,对任何事情总是只做出同一种回应。
        如果我说:“其实,我昨天在家里摔了一跤。”
        “啊,是吗。”
        “鼻子一下磕到桌子角上了,流了好大一摊血。”
        “啊,是吗。”
        “血一直止不住,于是就往鼻子里塞了点棉球睡了一晚上。今天早上去看了医生,幸好是没有骨折,我这才放心。”
        “啊,是吗。”
        “因为折腾了这么一出,所以稿件还是没写好,真的非常抱歉。”
        “啊,是吗。”
        “能不能把截稿日期延到本周末呢……”
        “啊,是吗。”
        越说我的心情就越消沉。对方看起来没有生气,不过也不像是很惊讶。我请求他延长截稿日期,他究竟是答应还是不答应呢?我虽然没有指望他对我的受伤表达同情,可他难道一点都不吃惊吗?
        “这是您的习惯吗?”
        我曾经这么问过他一次。
        “哎,什么?”
        “‘啊,是吗。’您总是在说这句。”
        “啊,是吗。”
        看到他笑眯眯的表情,我知道他并没有恶意。可他的这种不走心的回应,对于说话人来说,实在是提不起说话的劲头。

        实际上,在刚刚开始做《周刊文春》的访谈连载时,我附和的本事绝对算不上有多么好。
        过去我的工作主要集中在电视领域,我在采访时总是会下意识套用电视采访的方法。在电视镜头前进行采访时(现场直播的情况可能稍有不同),我接受的指导是“尽可能不要附和”。这是因为,如果采访者在嘉宾发言时发出“嗯,嗯”“原来如此”“哼”的声音,会和嘉宾的声音重合,给后期编辑增加负担,因此会被命令不准发声。
        可采访者若是一言不发地站在话筒前,发言者也会担心:“这个采访者有在听我讲话吗?”于是我一般会坐在,或是站在正在发言的嘉宾面前,认真地凝视对方的表情,一声不吭地尽可能大幅度地点头,令对方能够注意到。
        我这个习惯在《周刊文春》的访谈工作中暴露了出来。在结构编辑柴口女士指出这一问题之前,我自己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一点。
        “阿川,你能不能稍微附和几次。不然嘉宾就会说个不停,采访看起来会很累的。”
        采访的稿件和演讲稿、单人的发言稿不同,某一方说得太多,访谈的节奏就会被打乱,读者在阅读时就会觉得很疲乏。因此,采访者需要时常对嘉宾的发言作出回应。
        “咦,我还以为自己有反应呢。”
        “可是速记的笔记当中,除了提问,你可是一句话都没说啊。”
        我这时才忽然间意识到,我确实一句话也没有说过。原来在做杂志上的采访时,是需要采访者频繁做出附和的,这对于我来说是个很新奇的发现。


U:J+^]?[-}l8el+@,y,I0千墨艺术网)u-bVpPMv]+~}

【千墨艺术网2019年7月30日消息】

,i:R&F|aae0

`*xL\ x0
TAG: 图书
顶:0 踩:0
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:
当前平均分:0 (0次打分)
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:
当前平均分:0 (0次打分)
上一篇 下一篇
河北榜书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