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位置:千墨艺术网 >> 艺坛采风 >> 名人堂 >>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

尧山壁:甜蜜的回忆

时间:2016年11月12日 11:38
千墨艺术网#II*b6h(L^Lp-z K

$wHF(QZMokW[0
甜蜜的回忆 
千墨艺术网ZV&QRQ-A
        各省省会的定位,如太原于山西,济南于山东,南京于江苏,都由历史形成,很难变更。唯独河北例外,省会像是一顶没号的帽子,戴在谁头上都可以。清初(1659年)建直隶省,设在冀南的大名,1729年搬到冀中的保定。洋务运动兴起,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,冬在保定,夏在天津。随着现代工业发展,国民目光投向海洋,九河下梢的天津自然成为河北的经济政治文化中心、重心,众望所归。但是军阀混战了,受枪杆子挟持,1928年6月20日直隶改河北省,直系将领商震要迁回保定,天津80万市民通电反对,7月仍定为天津。霸占一方的白崇禧不干,10月改定北平。奉系入关,1930年张学良改回天津。1935年汉奸们搞“华北自治”,在日军威逼下,南京政府又决定将省会迁回保定。1937年七七事变,省长鹿钟麟南逃,省政府偏安太行山南段深山的小村贺家坪。1949年8月1日,河北省人民政府在保定成立,1958年省会又回到天津,1968年省革命委员会改建在石家庄。二百多年十三次搬迁,不仅给历史地理出难题,而且把畿辅重地河北也搬穷了。

        1958年省会第四次迁回天津,我也跟着来了,上河北大学,住八里台。放下行李就去找省文联——业余作者的组织。天津街道不直,七扭八歪,终于找到和平区营口道58号,一座小洋楼,门口两副牌子,一个是“河北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”,一个是“蜜蜂月刊杂志社”。门卫老边是原冀中文工团的鼓师,看我在门外徘徊良久,出来嚷道:“走,走,这儿不卖蜂蜜,别处去!”我说明来意,老边笑了,说:“从挂牌子那时起,天天有人提着瓶瓶罐罐来打蜂蜜。我就说俺们这儿的蜂儿不吐蜜,只吐字。买一本杂志看看吧,有滋有味的”。

        不久得知,天津市并入河北省后,本着一省一刊的原则,《蜜蜂》并入天津的《新港》,带走几个编辑,钟铃、韩映山,剩下的人办一个理论刊物《文艺哨兵》。河北作家归属天津作协,那时各省不设作协,一个大区设一个中国作协的分会,沈阳、天津、武汉、上海、西安、重庆。没了《蜜蜂》,我们这些蜂儿没了蜂巢,没着没落的。作者与刊物的关系不是一朝一夕建立起来的,省委宣传部部长远千里写过一篇文章《谈刊物的风格》,重点讲田间、梁斌、孙犁等作家的风格就是刊物的风格,也谈到刊物和作者相互依赖,互为因果。

        没料到《新港》想在前头了,正抓紧与河北作者联系。老一代作家不存在这一问题,天津文艺界上层本来就是老冀中的班底,王亢之、王林、方纪、孙犁,与远千里、路一、梁斌本来就是一家人,一个战壕的战友,亲密无间。重点是团结青年作者,从省文联抄来名单,落实。连我这芝麻粒小作者也不忽视。一天《新港》编辑部主任阿凤同志来到中文系,要找尧山壁,办公室查无此人。那时我还偷偷摸摸写,用的是笔名。开学伊始,系领导就宣布中文系培养目标是研究人员,大中学教师,文学创作是不务正业,隔三岔五就敲打两下。

        有同学猜测可能是我,进图书馆不怎么借大部头,光看文学杂志。办公室传唤,说有个叫阿凤的找我,同宿舍的以为是我搞对象,尾随而来。进门一看是个半大老头儿,脸上还有一块大胎记。我心里很激动,知道阿凤是个男同志,天津作协理事。刚读完他的《散文二十六篇》,又新买了一本《在岗位上》。

        阿凤同志很热情,自报保定府人,还说了几句家乡话,一下子没了距离。说河北有个光荣传统,写农村题材的多,但写工业的少,来到天津是了解工业的好机会。正好系里接到教改通知,教育与生产劳动相结合,与社会实践相结合,我们年级正在飞龙橡胶厂参加技术革新,让我找几个同学写点什么。稿子写好了,经阿凤同志手把手修改,在《新港》选发了一组,有散文、特写、小小说,署名河北大学中文系创作组。系里觉得光彩,从此我的创作由地下转到地上了。

        不久阿凤同志又通过中文系给我派了个活儿,到光复道食品店,跟在全国劳模张士珍身边体验生活,同去的还有相声演员苏文茂。天津老百姓都认识他,一出场准会喧宾夺主,只好留到店里。我一个半大小子,跟班拉车正合适。工作一天就彻底服她了,光复道两千多户,男女老少没有不认识的,见了谁都有话说,不笑不说话。一天多少菜,分多少车,心里有数,公平分配,保证家家不断顿,人人有菜吃。货少时一棵白菜分四份,只要她出面,谁都没怨言。更令人惊奇的是她有一门绝活儿,拿菜一手准,算账一口清,看一眼秤星随口说出价钱,分厘不差。拉车送菜是个力气活,一车又一车,一趟又一趟,装装卸卸,连我都觉得累,何况她一个女同志,十年如一日,一人风雨,方便千家,颇受感动。写总结时,我说出力出汗不出文思,不像苏文茂时不时甩出一个包袱。阿凤同志说,初来乍到,还是对生活不熟悉,对群众语言不熟悉,熟才能生巧。这句话让我记了一辈子。

        怎样才能熟悉城市,掌握工人语言,阿凤同志带我到了第一工人文化宫,一位女馆长介绍了几位工人作家成长的过程。我看过万国儒的《龙飞凤舞》,张知行的《巧大姐》,飞鸽自行车厂工人诗人刘中枢的作品。当时的天津工人文学社与上海工人文学社齐名,是中国文苑的一支并蹄莲,工人作家的摇篮。中国工人作家有多少?有人说两万,上海的胡万春,天津的万国儒。女馆长说,其实天津第一个工人作家是阿凤,产业工人,当过火车司炉,办过《铁路工人》报。天津工人文学社从孕育到成长,他出力最多,是个老母鸡,光下蛋不“个个大个个大”地叫。

        1962年,我大学毕业,申请回冀南农村,临行前到《新港》辞别,阿凤同志和几个编辑都支持。以后省市分开,到天津的机会少了,可是常常心向天津,难忘《新港》,是我文学起步的地方,阿凤同志是我文学路上第一个贵人。有了作品,总是先投给那里的报刊,以为回报。有时给《天津文学》的稿子少了些,是因为几位从前的同事、同学在那里负责,不想为难他们。我当过编辑,管过刊物,深知搞创作的人当编辑常常遭人非议——“交换文学”。作品没有十全十美的,难免人家说三道四。我爱《新港》和《天津文学》,不愿意人家说它一个不字。刊物期期都看,越看越好看。(尧山壁,作家,现居石家庄)

尧山壁/文
来源:《燕赵都市报》(2016年11月12日16版)

 千墨艺术网] K!Jzz%aT

千墨艺术网PB IH5Z

bR:LW L$a W0

千墨艺术网*J#` [C6]zO4b

bx@ o$se U0

点击此处关注“千墨微生活”千墨艺术网;jB] z9\ K.NxZ|
 
(
微信公众号:qmysgzs)
千墨艺术网P K]\"~}&}G4i

千墨艺术网 K(Sd9c)Db
千墨艺术网 O"V-HQ4lr

电话:0311-87028908;微信号:heb050051

'_$Mh w vCM1D)`Y7zR0


n f"A9|BU0
千墨艺术网hm%e l3y$X3p

点击此处浏览千墨微网站

)S"y-LpDGI0


zy8E2h$l-w3u0
千墨艺术网Dz:KnYP

点击此处进入千墨艺术网

m9k*GY@;KK0

千墨艺术网&{z6e0d0`0u

9Vs4f.U9^{"PL3j0

千墨艺术网;u^D'Rnw


扫描以下二维码关注千墨微生活千墨艺术网!Yc0QjT+q i

%BT"lBq0

        【免责声明】网络虚拟,信息请甄别。本网部分文字和图片转载于互联网或其他微信平台,旨在传播更多信息,内容仅供参考,不确保文章的真实性。因编辑需要,部分文章图文无关。如有不妥请告知,本网将及时删除。联系邮箱:heb_qm@163.com。电话:0311-87028908。千墨艺术网 p0c'` SwD6[1i2Z

千墨艺术网"T.byyN,Z!S

千墨艺术网"R)|)`Oc l7{

TAG: 人物 文学
顶:41 踩:25
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:
当前平均分:-0.68 (111次打分)
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:
当前平均分:-0.52 (111次打分)
【已经有99人表态】
24票
感动
8票
路过
10票
高兴
12票
难过
13票
搞笑
9票
愤怒
6票
无聊
17票
同情
上一篇 下一篇
河北榜书网